我是坑

可拆不可逆

求文

求文啊,有没有小伙伴看过一篇酒茨文,是重生梗。茨木死了,吞哥很后悔,然后回到过去想改变这个结局。

啊啊啊啊,他真是太可爱啦,私心酒茨。有形影不离的小伙伴换酒吞碎片么,还差14片就有吞哥啦

       天空被浸染成一片红,灼热浓烈的红。茨木小心地避开有影子的地方,尽可能地将自己沐浴在那片红里。他喜欢红色,这会让他想起一个人。
       “喂,茨木,你在那里愣着干嘛,天快黑了,我们得快一点。”酒吞有些不耐烦,他们必须要赶在天色暗下去之前离开这里。茨木回过头,对着酒吞笑了下:“嗯,挚友,我们快离开这里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街上很空,偶尔能遇到几个人,他们都远远避开了,毕竟在这种时候,即便是人也要小心防范的。
        今天是“灾厄之日”过后的第九天。
         茨木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的到来。
         那天早上,茨木和平常一样出门,他起晚了一些,匆匆洗漱过就抓起便当盒要出门,酒吞在客厅等他。可千万不能让挚友等久了!他们俩上高中后因为不愿意挤公交,都自己骑的单车上学,路上酒吞果然开始数落他了:“今天怎么睡过了,又通宵打游戏?”茨木有些尴尬地空出一只手来摸了摸鼻子:“我等级太低啦,想要赶快追上挚友呢。”酒吞几乎是立即就出声制止他:“单手骑车你小心别摔了!”
        好容易赶在上课铃之前进了教室,几乎是前脚进门后脚老师就进来了。他们俩都还挺高的,坐在教室后排。茨木把书堆高,转脸看了看酒吞,酒吞瞧见他这样儿叹了口气把他脑袋按桌面上:“得了,你睡吧,我给你看着老师。”登时茨木眼睛就亮了:“哎,挚友你只是太好了!”酒吞给他眼睛盯得直戳心窝子,叫他赶紧了睡。
         到这里都还是很正常的,无聊惹人犯困的课程,讲台上的老头,教室里丢纸条的学生,还有旁边枕着他的校服外套睡觉的茨木,一切照旧。酒吞甚至觉得,如果就这样一直平平淡淡生活下去也挺好的。
但是上天和他开了个玩笑。
         中午放学之后,茨木本想和酒吞去天台上吃午饭,但是外面突然刮起了狂风,天色也阴暗下来。茨木还拿着便当盒:“不是要下雨吧,天气预报没有说啊……”他这句话仿佛立了个flag,几乎立时,校园广播里就传来甜美的女声:“平安京中心气象2019年05月03日12时41分发布暴雨红色预警信号:预计未来3小时,局部有100毫米以上降水,伴有雷电,阵风6-7级,请做好山洪、滑坡、泥石流等灾害的防御和抢险工作。”
听到广播里的消息教室里的学生都欢呼起来,毕竟这样大的雨在很多时候代表他们可以停课。广播里继续传来关于防范预警的事项,但是大家都没有注意,不过只是一场雨罢了。

放一个设定

        末世设定,一颗陨石掉落到地球表面,并造成大范围的辐射,受到辐射影响的人,一部分失去心智成为吃人的怪物,而另一部分人成为了有超能力的英雄。刚开始时有人剩下的普通人将超能力者与怪物认作同类并加之捕杀,导致了部分超能力者与人类阵营的对立。
        晴明,人类阵营的主导力量,协同另外3个一代超能力者建立了超能力研究机构,并收留教育被当作怪物而丢弃的孩子。在“灾厄之日”失去了自己的记忆。
        黑晴明,是晴明觉醒超能力的当天出现的,就连晴明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来的。因为不知名的原因憎恨晴明与人类,主导建立反人类的阵营,主要手下大天狗,雪女。
        八百比丘尼,拥有不死能力的女人,身份神秘,后来被发现其已经活了很多年,并且在“灾厄之日”之前便有着这样的能力。而她从何而来,又有什么目的,无人知晓。目前暂属晴明阵营。
        源博雅,出身高层,与晴明交好,个性耿直,借助自己的权力帮助晴明建立了超能力者研究组织。
        神乐,被晴明捡到的少女,同样失去了自己的记忆,但是貌似是源博雅的妹妹。身材娇小,但是却有着与外表不符的腹黑。
        八岐大蛇,“灾厄之日”出现的元凶,其身已毁,但是想要借助吸收地球上的能量来复活自己,同时也在地球安放了许多自己的眼线,与八百比丘尼有联系。
        酒吞童子,原本只是一个普通少年(自认为:)),被一户普通家庭收养,后来得知自己是八岐大蛇的子嗣,为了其复活的目的而被投放到地球。
        茨木童子,和酒吞童子是青梅竹马的关系,作为邻居从小一起长大,对酒吞自小表现出的超乎常人的力量非常崇拜,“灾厄之日”到来时因为世界的异变被迫与酒吞童子开始逃亡生涯。
        后来两人被收入晴明的研究组织。

才发带有阿松的游戏
http://www.taptap.com/app/17298
(下载地址)

发图证明一下自己还活着
尝试了一下指绘,似乎还行?

上次缩图太厉害了,这次分p重发,就是看的时候会麻烦点_(:з」∠)_

请见谅(๑•ั็ω•็ั๑)

一TBC一


这个故事在没画到结局之间是看不懂的(大概)

双结局,BE/HE


我想起那天夕阳下的奔跑,那是我逝去的节操_(:з」∠)_

其实肥米只是想引起眉毛注意啦~[∂]ω[∂]☆